一本“村官”日记里的扶贫路——小故事里的大情怀之四

一本“村官”日记里的扶贫路——小故事里的大情怀之四
(在习近平新时代我国特征社会主义思维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总书记关怀的大众身边事)一本“村官”日记里的扶贫路——小故事里的大情怀之四  新华社北京10月17日电 题:一本“村官”日记里的扶贫路——小故事里的大情怀之四  新华社记者李凤双、杨思琪、王松  本年10月17日是第6个扶贫日。脱贫攻坚是一项历史性工程,是我国共产党对公民作出的庄重许诺。习近平总书记着重,脱贫攻坚任务能否完结,要害在人,要害在干部队伍风格。  在黑龙江省绥棱县,靠山村党总支第一书记、驻村扶贫作业队队长陈华,本是黑龙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一名“大院干部”。驻村4年多以来,一本扶贫日记写下了这位“村官”和同乡们一同品味的悲欢离合,以及大众生活的巨大变化。  老屋·新居  “今日我又去了孙有江家,他家拾掇得很利整,小日子欣欣向荣……”2019年10月12日,陈华在日记中欣喜地写道。  而2年前,孙有江家可让陈华没少操心。  那是2017年夏日的一天,早上5点不到,年近六旬的贫穷户孙有江就急仓促来到村部。  “陈书记,你快到我家看看吧,房子塌了!”孙有江满脸着急。  本来,此前靠山村连下了三天大雨。这天深夜,只听“霹雷”一声,孙有江家西屋被雨水冲塌了。  “四十多年的泥草房塌了,老两口子命真大”“这破房子,甭要了”“重盖新房,得花不少钱”……不一会儿,闻讯而来的乡民众说纷纭说了起来。  孙有江患病劳作不方便,妻子杨文兰双手也有残疾,过日子少不了邻居们的接济。“俺们不想走,可翻盖,就俺家这条件……”说着,白叟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依照当地泥草房改造方针,这对残疾夫妻只能享用一万四千元补助,底子不够用。见状,陈华决议从相关经费里拿出一万元,帮孙有江在旧址翻盖新房。为了省工钱,陈华又带着五六个党员一同当起了劳力。  2017年8月25日,陈华在日记中写道:“今日孙有江家的彩钢房砌炕,我帮他搬砖倒灰,又去县里买了一些建筑材料,一向干到了晚上。”  一家有难咱们帮。在陈华的带动下,有的同乡出两千元买地砖,有的出八百元送炕席。不到一个月,新房就盖成了,不只宽阔亮堂,还保留了前后院,老两口想种点啥就种点啥。  几年来,靠山村共改造危房149户,还有32户贫穷户入住新居。经过整合各类资金,村里修建出4.2公里水泥路面,安装了路灯,还栽种了8000棵美化树木,村居环境面目一新。  【记者手记】扶贫干部扑下身子、沉到一线,从最困难的团体下手,从最杰出的问题着眼,从最详细的作业抓起,将困难大众的冷暖记在心上,执行在举动中。  现在,从西南到东北,从大漠到高山,280余万名党员干部驻村帮扶,仔细解说每一条方针,执行每一个项目,为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奔波不断。  厅官·村官  上一年底,陈华被选拔为黑龙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巡视员,成了“副厅级村官”。本年9月,他又获评2019年全国脱贫攻坚奖先进个人。但在乡民们眼里,陈华是个严严实实的“屯里人”。他总是穿戴一身迷彩服,脸被晒得乌黑,放到人堆里,比谁都像农人。  陈华刚到靠山村时,村党总支凝聚力不强,村团体负债60多万元。村里没有像样的工业,关于乡民来说,能在家门口打工赚钱是份奢求。  “2019年10月7日,今日要办的作业太多了,第一件便是把黄芪拉到村里。咱们忙着秋收,但也都过来帮助了……”陈华日记中这样写道。  村部广场上,一捆捆黄芪规整摆放,晒着太阳。在电话里,陈华跟一家药厂“商洽”:“一斤不能低于三块钱,咱们得保本,给乡民发工资。”  为给村里“立业”,陈华安排党员带头开展特征栽培又活跃联络销路,黄芪、花卉栽培项目有了起色。  本年大年初五,陈华就领着二三十名贫穷户在温室大棚里育花苗。村部到花卉基地有二十多里地,陈华就开车拉着乡民们去基地。有时候人多 ,一车拉不下,他就再回来接一趟。等晚上干完活儿,再把他们逐个送回家。  “人家陈书记多干活也不多赚钱,可他来了俺们村,便是闲不住地干。咱的活都是给自己干的,还好意思偷闲吗?”贫穷户曹金英说。  6月初,村里60多万株开得正艳的串红、鼠尾草进城了,装点着哈尔滨市不少公园、大街和居民小区。曹金英种的花让她挣了4000多元,心境也像花儿乐滋滋的。  工业活了,大众富了,靠山村人均收入从2014年的7000元,增长到2018年的12600元,村团体每年也有数万元盈利。靠山村找到了方向,大众们觉得有了“新靠山”。  【记者手记】靠山村是我国贫穷区域脱贫攻坚“山乡剧变”的一个缩影。6年来,我国乡村贫穷人口累计削减8000多万,贫穷发作率从10.2%下降到1.7%,发明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积多少真情。底层党员干部在带领大众脱贫致富的炽热实践中得到历练,经受考验,磨炼党性,增进了与大众的爱情,增强了做好作业的身手。  小我·咱们  “假现在日就事顺畅,就回村里。假如不顺畅,就明日再回去。”  这是陈华一篇日记的最初。陈华家在哈尔滨市,间隔靠山村有三个小时车程。每次离家时,都是仓促而别。  “其实我理解,媳妇期望我就事不那么顺畅,这样就能在家里过夜一晚。”陈华说。  村里人不知道,陈华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两个外孙女、一个小外孙。妻子退休后,总盼着陈华在家一同享享天伦之乐。  可陈华一年驻村300多天,每次回家根本都是为了给村里就事,或者回省里开会,而回到家又常常是深夜十一二点。  陈华家还成了乡民们的“驻省办”,到省会治病的找他,他安排挂号、排队、抓药;买耕具的找他,他联络商家……他总是有求必应,有忙必帮。  村里一张硬板单人床,放上加热板,成了他的卧床。便是在这张再简略不过的床上,陈华也有“懒床症”。  “今日早上真的有点起不来了,昨日清雪时刻太长,有点累着了……”  “今日本想多睡一阵,可昨日看了外地的大豆示范区,产值居然这样好,得赶忙策划起来”  ……  尽管如此,陈华简直每天朝晨五六点就起床,为村里的事忙活。  自2015年以来,靠山村建档立卡贫穷人口从113户275人,削减到2户4人。靠山村于上一年8月脱贫“摘帽”,还成了“先进村”。  靠山村是陈华帮扶的第8个村。13年来,他现已走过了7个县市8个村庄。  “每来到一个村子,看到那里的落后面貌,我就想改动它。比及脱离村时,望着那里发作的新变化,老大众的目光也从期盼变成了不舍,就觉得一切都有价值。”陈华说。  【记者手记】“五天四夜”“每年不少于200天”,这是不少区域对驻村干部的根本要求。为了贫穷大众提前脱贫,贫穷区域提前摘帽,他们常常风雨无阻,夙夜在公,有的以忘我情怀饯别初心,有的以名贵生命奔赴任务……  现在,脱贫攻坚进入冲刺期,更需求广阔扶贫干部以高昂的斗志、丰满的热心、旺盛的干劲,为按期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按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站好最终一班岗。  相关新闻:  一件小泳装里的开展大机会——小故事里的大情怀之三  一个小大街里的党建大智慧——小故事里的大情怀之二  一支笔书写的“我国制作”大文章——小故事里的大情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