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薪是俱乐部最好的自救,疫情引发足球商业模式的反思

减薪是俱乐部最好的自救,疫情引发足球商业模式的反思
赛事停摆、转播搁置、商业运营中止、运动员只能宅在家中……职业体育在这次新冠疫情中成了重灾区。“所有级别的足球俱乐部都必须采取迅速积极的行动,以确保它们在停摆期间的财务生存……”体育投资和咨询公司Tifosy的负责人福斯托·扎内顿(Fausto Zanetton)日前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在他看来,新冠病毒对体育行业的打击尤其严重,在没有比赛和观众的情况下,俱乐部、联赛都很难经营,处在最危急的关头,即使是俱乐部减薪也是可以接受的方案。扎内顿与他的合伙人、著名球星维亚利(左)。非上市、私人持有的球队受伤更重扎内顿与前尤文图斯、切尔西球星维亚利一起创立了Tifosy,他们的客户包括水晶宫、埃弗顿、帕尔马和桑普多利亚等欧洲足球俱乐部,主要工作则是为足球投资者提供定制的、创新的解决方案和建议,现在这些建议无疑愈发成为刚需。“过去几周,我们一直在研究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每一种情况对俱乐部的影响,但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减少俱乐部运营成本都是必然的。而其中能想到的最有效,可能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削减球员薪水。一些行政成本也可以削减,但帮不了什么大忙。”能够如此直白地表达这种观点, 扎内顿的理由也很简单,毕竟目前足球行业收入中绝大部分比例都被用于支付球员工资,“差不多占俱乐部全部收入的60%甚至到80%,这并不健康,而且这笔支出中几乎不存在什么浮动可以下降的空间,基本上都是需要固定支付的金额。一旦出现类似当下(疫情)的这种变故,俱乐部立刻感到难以为继。”扎内顿获得的各种行业信息显示,目前很多足球俱乐部情况堪忧,一些俱乐部甚至损失了30%至50%的市场价值。在他眼中,曼联和尤文图斯这类上市俱乐部虽然股价下跌明显,但那些非上市的私人所持有的球队,估值可能下降更多,因为他们商业模式非常脆弱——“足球是一门杠杆率很高的生意,而且很多俱乐部还有不少债务,一旦计划中的收入降低或者停滞,问题就来了,很多俱乐部老板需要独自筹钱度过难关,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联赛在想办法使用联赛基金,或者提早发放赛季分红,因为一些俱乐部老板也没有钱。”疫情让欧洲职业足球遭遇重创。球员减薪是俱乐部最简单的自救“俱乐部必须积极主动地去和球员谈判,确保这个阶段你的支出能够相应减少,另外如果老板和俱乐部的股东们手上有资金,需要加大投入,把这条船稳下来,能从银行获得贷款那你就去……”目前欧洲联赛降薪或延迟支付薪水已经成为趋势,扎内顿依然告诫足球投资人要有风险意识,“让你的资金流动起来,不要坐以待毙。”当然,困境之下的一系列自救也会面临非常时期风险对市场的重新定价,“无论从股票还是从债务的角度来看,成本都要高得多。任何层面的运营成本也会比过去要高。”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办法?扎内顿的回答依旧相同——“还是得回到削减球员薪水上。”在目前欧洲各大联赛中,扎内顿对法甲颇为担忧,主要源于法甲和转播商之间的合同关系,即便4月24日,转播商刚刚向法国职业足球联盟支付了部分已经完成的赛事转播费。“Canal+ 拥有法国国内联赛和国际联赛的转播权,但他们表示不会向法甲提前支付最后一笔款项,因为他们不是下一个转播合同的获得者,下个赛季的转播权已经被交给了MediaPro。对于Canal+ 来说,他们没做什么有用的行动,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继续提供资金来帮助法甲联赛。”相比之下,英超、意甲、德甲等联赛因为和转播商有着长期稳定的合作,情况会好一些,但他认为球员水涨船高的大合同给头部联赛带来的压力也非常巨大,“即使你是巴塞罗那,现在你也会在收入上出现同样的问题,无法保持过去的收入来源,但梅西与格列兹曼这些球员每月上百万的薪水仍需要支付。”空场比赛或许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选择。未来足球商业模式或有连锁反应尽管列举了行业内存在的软肋,但扎内顿认为,长期来看,体育产业的价值不会受到影响。“人们会想运动,会想看比赛,打个比方,曼联永远都是曼联。如果你拥有曼联,其他人就不会拥有它,所以稀缺性价值总是存在的,有钱人还是会投资体育,毕竟比起之前还会更便宜些。”简而言之,只要熬过现在这个灰暗期,未来依旧美好,但当务之急你需要活下来。如今五大联赛都在积极准备复赛,德甲甚至最快将于5月9日重启。当话题回到比赛恢复后的秩序重建上,这位商业体育投资分析专家对足球市场短期内复苏持谨慎观点,主要也源于疫情导致比赛停摆后的连锁反应上。“转会窗肯定会受到影响,不仅是球员价值,还有市场公关方面——社会工作者、护士、医生们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却不能赚多少钱。要是俱乐部花费5000万英镑买一名球员,很多球迷也会很反感。如果你是一家靠培养年轻球员并将其出售来盈利的俱乐部,你可能拿不到6000万到7000万英镑的转会费,如果你不得通过不这样做来平衡收支,同时没有其它业务的话,这样的俱乐部距离走出困境还很遥远。”除了俱乐部之外,过去深耕职业足球的转播商和赞助商也会有所顾忌,“我觉得版权和赞助成本可能会降低,这是一个重新讨论足球商业模式的好机会,现有的模式是不是该改变?球员是不是还应该拥有那么高的薪水和转会价值?所有这些问题都会被真正摆在桌上去讨论。”作为业内专家,扎内顿抛出了很多足球市场未来将直面的问题,而他也强调,自己始终把重塑职业球员薪资结构和转会价值视为职业足球发展的一个新契机。?疫情给了足球世界一记重拳,也给了它一次反思改变的机会。(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